王思聪新增投资:央行2020版熊猫金币图案揭晓

发布时间:2019年11月23日 04:33 编辑:丁琼
2004年的一天,局域网的一篇散文引起了我的注意。那篇《西沙拾贝》写得清新婉约、细腻,作者叫“清风写意”。“清风写意”的笔法虽然有些稚嫩,但字里行间透着对西沙的浓浓深情。我突然来了灵感:何不在网上开展笔会活动,专门发表战士们的文学作品呢?这样做,既可以提供发表作品的平台,又可以引导他们开展文学写作,提高文学素养和精神品质。网络办很快设立了《西沙笔会》专栏。我也用化名向这个专栏投出了第一篇散文《西沙“老蔡”》,写通信连的一位女神枪手。没想到,散文引来众多官兵跟帖,对我的文章发表各种评论,有些官兵还就这篇散文展开了争论。我在一旁窃喜,这正是我想要看到的局面。于是,我又叫机关添了一把火,在网上发布了一条消息:水警区要从网络文章中选出一批优质作品,编辑成书。很快,网上出现了一大批战士创作的散文、诗歌、杂文、小说,在西沙刮起了一股强劲的文学风。网上笔会坚持了一年多,不仅数量大增,参与的官兵越来越多,文章质量也有了大的飞跃。于是,我就把这些“文学青年”召集到一起,让从未谋面的作者彼此认识,并拿出他们的新作现场交流,大家一起为作者提出修改意见。接着,我又请来几位军内外知名作家先后为官兵们授课、修改文章。2007年,由西沙官兵亲手写成的《我是西沙人》一书正式出版。200多篇散发着海味、岛味、兵味的作品寄托着西沙官兵的真情实感,也传达着他们追求人生高地的美好愿望。这本书如动员令一般,又掀起了新一轮的文学高潮。网上投稿十分踊跃,文学天地格外热闹。短短几个月,一批新作如雨后春笋,网上笔会生机勃勃,来稿数量大幅度增加。看到战士们有这样的热情,我又做出决定:把《我是西沙人》作为系列文集继续出下去。这个决定让许多还没有发表过作品的战士纷纷拿起笔来,写西沙的生活、写在西沙的感悟、写对亲人的思念和情感。许多官兵把印有自己文章的文集寄回家去,向亲朋好友汇报在海岛当兵的收获,同时,他们也把这本书作为西沙生活最珍贵的纪念。如今,《我是西沙人》已经出版了第三本,正在筹划出第四本。更重要的是,官兵们打牌喝酒的少了、侃山吹牛的少了、慵懒无聊的少了,他们在网络文学的天地中尝到了甜头、找到了方向,逐渐养成了良好的业余生活习惯,开始了高雅的精神追求。有的官兵甚至说:是网络带我走进了文学之门,而文学又改变了我的人生。南海舰队专业作家郭富文仔细通读了《我是西沙人》的全部作品后,深有感触地说:天下文章有西沙!火箭vs掘金

一些新小区业主在入住后发现,原来规划的绿地竟然被停车场或者会所取而代之。“以前没有一个部门,对建设单位提出关于绿化的要求。”毛海城说,根据“绿色图章”管理制度,园林部门不仅是在设计环节提出审查意见,在整个实施过程中,包括施工安全、质量,都会去监管,竣工后核查。如果发现没有按照当初的方案实施到位,会及时要求建设单位进行整改。如果不整改,会移交给城管部门进行行政处罚,要求建设单位整改到位。人大毕业生失联

1973年以后,刘伯承丧失了思维能力。两年后,他又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。尽管多年来,刘伯承基本上是在病床上度过的。但邓小平1975年再次面临被打倒时,从北京传出一个政治消息,无翼而飞,不胫而走,迅速传遍全国各个角落:刘伯承说,“我死了之后只要一个人为我主持追悼会,那就是老邓。”洪都拉斯

然而贺子珍没有去,还有同她一起长征过来的女战士,也没有去。她太不能适应这种洋味十足的开放式社交生活了。她来自永新这个封建意识十分浓厚的小县城,以后又长年累月在大山包里转圈。她只适应红军内部那种除了夫妻之外的严格的、分明的男女关系,男男女女之间勾肩搭背在一起,她看不惯。今日看来,贺子珍有点儿封建思想,有点儿狭隘意识,这个批评是对的。但这是当时客观环境造成的,她一时间不能适应,也是情有可原的。事实上以后她也学会了跳交际舞,而且跳得相当的好,这是她到了苏联以后学会的。何炅睡三个小时

责任编辑:丁琼

热图点击